kristy的后花园

对剧情莫名执着不想单纯ghs的同人重度患者
总想尝试写原创的辣鸡
学业忙更新不定时

在中秋节的这天

经过一个通宵

我终于写完了毕业论文

真是感激涕零



我终于可以认真找工作和写lofter了😭

"我从来不相信爱情

直到遇见了你


但老天好像是开玩笑

让我失去了你


从此

心动就像这朵燃烧的玫瑰

随着火光消失”



——王嘉尔的神级舞台


我永远喜欢BE文学,痛到极致,美到极致。


ps:在麦克风上绑玫瑰,太美学了,深深感动。

【迟到的七夕番外】出差

        你正敷着面膜半咪着眼浴缸里泡澡。

        酒店的房间里配备着高质量的蓝牙音箱,它外放着你最喜欢的歌,你边泡澡边小声跟着哼唱着,好不惬意。

        你正在出差,今天刚从偏远的山区回到附近的城市,准备明天坐飞机到下一个目的地。

         虽然这次下墓只是去采集壁画材料,但是因为好几个墓要去,所以你在好多地方辗转,搞得全身都疲惫不堪。

        所以在吃完晚饭后,你回到酒店第一件事就是泡个澡。

        



        你正沉浸在环绕声和泡澡的舒适里,突然听见敲门声。

        大晚上的谁会来找你?难道是有什么工作上的急事?

        你手忙脚乱地从浴缸里起来,赶紧披上浴袍打上结,走到了房门前。

        “谁啊?”

        “小雯,是我。”

        听见外面居然响起了熟悉的声音,你震惊地打开了门锁:“你怎么来了?”

        你看到刘丧正背着包站在房间门口。他看到你满足地叹了一声,并没有直接回答你的问题。

         “你已经出差三周了。”


         你看着他直勾勾的眼神,忍不住红了脸,赶快伸手把他拉了进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个房间的?”

         “我问了你的同事。你怎么不看微信?手机静着音,却把歌放这么大声……”

          刘丧疑惑的问你,一边往里走着。然后他转头看到泛着淡紫色波纹的满水浴缸和上面飘着的玫瑰花瓣。旁边的洗漱台上还大咧咧地放着你的贴身衣裤。

          刘丧瞳孔一缩,脚步突然顿了一瞬。

          “……你在泡澡?…那……那你接着泡吧。我,我坐在那边等你。”

          刘丧大跨步走到了窗边,放下背包坐在了沙发上,似乎有点不敢看你。


 

      

         你也忍不住红了脸,赶快点了点头。 

         你现在已经没有了刚刚泡澡的惬意,但因为身上还有残留的浴盐和泡泡,所以你必须清理一下。

         不过,尴尬的是,这个酒店的特点就在于它的浴缸不在隔间内,而是用折叠屏风与其他地方隔开。你之前因为是一个人住,并没有打开屏风,现在只能在刘丧的注视下捣鼓它。    

        你能感觉到刘丧其实一直盯着你,从上到下,眼神炙热地像是要把你给剥了似的。你莫名有点紧张。

        在快速打开了折叠屏风后,你逃似的关上了它,默默松了口气。

  



        过了几分钟,你感觉泡好了,缓缓在浴缸中站了起来,一手扯过浴巾擦着全身。

        你刚踏出浴缸就听见刘丧叫你。

        “小雯,我……能不能进来?”


        “等一下,我穿个……”你正低着头系着浴袍的腰带,一抬头就被刘丧吻了个正着。

         他似乎想把你的气息都给吸过去似的,吻的又急又快,不给你一丝丝的喘息。

        “……你…你怎么突然进来了,”趁着换气,你微喘着喃喃,“而且,还……还这么……”

        你被吻的迷迷糊糊,似乎感觉到刘丧一手摸索着你的背,一手伸了下去。他轻轻解开了你的浴袍。

        “……屏风有点透,我…能看见剪影,”刘丧睁开了眼,深深地看着你,眼神也逐渐往下移,“而且,水的声音清晰地传递了你在水下所有的动作。”

         刘丧看着你惊愕的表情轻笑了出来。

         不过,你更不知道的是,屏风虽然透出的只是剪影,但这其实反而愈发突出了你的曲线和动作。

          刘丧从来没看过这样的场景。在你洗澡的时候,他就像个傻小子一般,全程都直愣愣地盯着看。

 


       

        你听懂了刘丧的意思,脸变得更红了。这酒店用的什么垃圾屏风。

        刘丧笑得更厉害了,但下面手的动作却没停,甚至更加过分了起来。

        你被挑拨得忍不住颤抖起来。





        “诶,别在这啊……能不能出去。”



        “不行。”

        


        后面是脖子以下的付费和非付费都看不了的内容。





————————————————————————————

作者的话:



本人目前是正在自闭隔离中。


在这里感谢所住隔离酒店奇怪的浴缸布局为我提供了灵感。



【长篇 刘丧×你】拐走别扭猫鼬(第八十一章)

          “吴邪说那些头发是被人故意放的。”刘丧喝完一口水,回头向你通报着他听见的大部队那边的讨论。

         “他们准备出发去找一个叫做王俊义的人。”

         “王俊义?”你皱着眉头,这个名字好像有点熟悉。

         “小雯,丧背儿,”王胖子突然出现在前面向你们招了招手,“出发了。”

         “来啦!”你反应过来,一边应着,背上背包站起来追了上去。

        刘丧一手搭着背包,一手牵着你,微微走在你的前面。你忍不住笑着,像是恋爱脑一般一直盯着他的背影看,有那么几秒你全然没有身在死当区的自觉。



        你们并没走很远就似乎到了目的地。所有人都停了下来,观察起四周的环境。

         你突然看到一旁的十一仓同行人员突然蹲坐了下来,缩在角落微微发抖,整个人愣着出神——糟糕,好像是他毒发了。

         你赶紧走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还好吧?能坚持吗?”

          看他半昏半醒的样子,你转过头和刘丧对视了一眼,然后蹲下来仔细摸了摸中毒者的脉搏。

         “看来得抓紧时间找人了。”你眉头皱的更紧了,对注意到这边情况的吴邪说着,“还有,他可能没办法继续走了,我留下来照顾这些中毒的人吧,估计其他人也快毒发了。”          

         “好,那其余人都留下原地休息吧。”

          吴邪点了点头,当机立断,决定带小白和刘丧去找线索。

          “注意安全!”

         看着刘丧离开的背影,你忍不住喊了一声。他理了理刘海,转过头来对你笑了笑。






          等你把每个中毒者的情况都看过一遍后,你坐在了坎肩旁边仔细观察他腰上毒素发散的地方。

          “诶,怎么样了?”王胖子凑过来和你一起看着,没看出个所以然,只好歪着头问你。

          “这毒素在血管里,蔓延全身,我现在没有任何办法治。”你依旧用带着外科手套的左手触摸着那块乌黑处,头痛得摇了摇头。

          “不是,你凑这么近,还上手摸了这么久,”王胖子瞪大了眼,打着趣,“结果什么办法也没有,我怀疑你就是想摸,小心我告诉丧背儿。”

           “嘿,你这人,”你取下手套就伸手给了王胖子一棒槌,“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懂不懂。而且,也不是完全没成果………”

           你小声给王胖子说着:“我觉得,说不定从那个最乌黑的地方滴我的血说不定会有用。”

           “不说这个,”王胖子立马严肃了起来,“你的身份不能暴露,而且你怎么能救这么多人,再看看。实在没办法了再说。”

          你也知道这点,点了点头。

          王胖子拍了拍你的肩,然后转头问向坎肩:“坎肩,你刚刚看到什么了?没事啊,来……画出来看看。”

          坎肩还是愣愣地坐着。他听言乖巧地点了点头,接过纸笔,寥寥几笔就画完了。

      

         王胖子接了过来坎肩画的图,你也好奇地凑上去一起看。

         你看到一个歪着头的黑影,看着莫名有一点吓人。你突然感觉背后有人在摸你。

          “啊!”

          你和王胖子都被吓了一跳,一激灵转头才发现原来是吴邪他们回来了,而刘丧被你的差点跳起来反应逗得笑出了声。

          你感觉自己的双颊好似变得有点热,恼羞成怒地瞪了他一眼。

         谁知道他笑得更开心了。

          “哎呀,别打情骂俏了,”王胖子啧啧啧了几声,然后把你们都拉到一边,把画拿了出来商量起了正事,“坎肩毒发了。这是他看到的东西。”

          “和红红画的东西是一样的?”吴邪低头看着画,有点不知道咋办,“我们没找到王俊义,他估计已经不在附近了。我们只找到了他的手机,但是没电了。”

         

         

【长篇 刘丧×你】拐走别扭猫鼬(第八十章)

        你非常焦急,很快便下到了死当区的地面上。

         空气雾蒙蒙的,四周一片寂静,放眼望去只能看到一堆堆垒起来的箱子。你打着手电筒到处跑着,叫着刘丧的名字,可惜好几分钟都没有回应。

         你愈发担心起来——以刘丧的听力应该能顺着声音找到你,除非他并不清醒或者出事了。

         

        你看到前面隐隐约约好像有一丝光亮。

        等匆忙跑过去,你才发现这一片并没有人,但空地上莫名躺着一个开着的手电筒,像是被人不小心丢在这里的。

         你皱起眉,捡起那个手电筒。不对劲。

         “小三爷!小三爷……”

         正思考着,你似乎听到了小白呼喊的声音,由远及近变得逐渐清晰起来。

         “小白!我是杨雯,你在哪儿?”你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跑了过去,一边大声回应着。

          “你没事吧?”

         你跑到了小白面前,两个人激动地抱了一下,都停下来气喘吁吁。

          “你知道小三爷他们在哪吗?”缓过劲来,小白焦急地问你其他人的情况。

         “我也不知道,我跑的太快了,”你头痛地摇了摇头,愈发地焦急了,“我还没找到刘丧。”

          

         你和小白还没走几步。

         你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焦急的呼喊声,但听不太清。你们两赶紧朝那个方向跑去。

         “小雯!小雯!快跑……你后面……”

         你逐渐听清了刘丧的声音,转角突然看见刘丧远远地跑了过来。

         你惊喜地想要抱上去并看看他有没有事,结果他一把抓过你的手继续往前逃命似的跑起来。

         “怎么了?!”

         你和小白都有点懵逼,但还是跟着他继续往前跑着。

         “你们后面一直有一大群东西跟着。”刘丧一边拉着你们跑得飞快,一边解释着,“我不知道是什么,但那些东西躲在角落里,几度想要从背后偷袭你们。”

          你听着,背后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但你往后一望,什么也没看见。



          你们虽然在慌乱地逃跑,但好似有目的地。刘丧带着你们转了几个弯。

          “吴邪!吴邪!”

          刘丧带着你们很快找到了正出来找你们的吴邪。还没来得及叙旧,刘丧侧耳一听,“吴邪,后面有东西跟着我们……不,现在是围绕在我们周围了……”

          你环绕四周,什么也没看到,只好拿出手里的刀随时准备攻击。

          “快,往回走。”吴邪好像猜到了是什么,一边往背包里掏着一边推着你们跑。

          你刚拉起喘气的小白,猛然看见一堆突然出现的“长虫”——不,应该说是毛发。

         一堆有脸伸着舌头的毛发嘶嘶嘶地叫着,在半空中漂浮着然后快速地向着你们俯冲袭来。

          “天哪,这是什么?”

          你们跑的越发卖力起来。


          吴邪点着了打火机,拿着它跑在了最后面驱赶那些毛发。

          “胖子!胖子!准备点火!”

         等你们跑回大部队,王胖子刚刚好点了一把火,烧着了隔你们只要几米的毛发们。

         “小心!到处都有!”

         刘丧听见还有更多的毛发围了上来,赶紧拿过几个火把点燃分给大家。

         所有人围成了一个圈,向外试图驱赶和点燃所有冲上来的毛发。过了一会,看刘丧有些疲累,你伸手拿过他手里的火把,另一只手把他护在身后,更快地挥舞着。




         十几分钟之后,所有的毛发怪物通通被你们一行人烧死了。

         你们脱力地坐在过道里休息,四周的地面上还散落着烧焦的头发堆和几个还在燃烧着的火把。

         你靠着刘丧的肩膀休息。等好一点了,你坐立起来,重新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然后你转头看着身边的刘丧,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有点好笑。

         现在刘丧全身都灰蓬蓬的,脸上的肤色也黑了几个度,连眼镜片都雾色了。他的头发也胡乱地散了下来,整体看着就跟刚打了场仗一样。

         连在南海王地宫的时候他也没有这么脏兮兮的时候。

         “你在笑什么?”

         刘丧不解地偏过头来看了你一眼。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好可爱。”你托着下巴,厚着脸皮死盯着他。

         刘丧的耳朵一下就红了。他慌乱地四周环顾了一下,看没人在意你们俩这边,才放松下来瞪了你一眼。

        但他抿了抿嘴,半天没憋出来一个字回复你。       


        “擦擦你的脸吧。全是灰。”

        刘丧最终放弃了接话,转身从包里拿出一包湿纸巾递给你,然后自己也背对着你擦了起来。

        你笑着接过了湿纸巾。

        刘丧又犯傲娇了。

        

          

【长篇 刘丧×你】拐走别扭猫鼬(第七十九章)

          “你们是为了十一仓众多的中毒者寻求解毒方法自愿进入死当区的,”十一仓的领导站在下死当区的所有人面前,做着最后的交代,“签了这份协议,你们就可以下去了。”

        他挥了挥手,一旁的人就拿着协议上前来给所有人按手印。

        你站在小白的旁边。小白刚签完字把协议递给你,吴邪就笑着说你们俩:“看过讲义气的,没见过你们这么讲义气的。”

        你笑着没说话,倒是小白用自己是十一仓一员有责任下死当区“怼”了回去。


        吴邪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

        这次下去之前,他本来想拦住你,因为你前面连着受伤了好几次,他实在是无法介怀。他知道你肯定不听劝,于是专门找的刘丧说的这事。

        不过,出乎他的意料,刘丧居然并没有同意。

        “小雯想做什么,我都支持她,”刘丧表现的很平淡,只是调整着耳朵里的耳机,“而且,我还会陪着她一起。”

         “吴邪,以后……不用推开我们。”刘丧拍了拍愣住的吴邪,便转身走开了。      

  

        你听吴邪不知道想起了什么,长长地叹了口气。

         “走吧。”

         等他回过神来,依然如同以前一般,环顾了大家一圈,开始第一个安装起绳索来。

         大家纷纷放下绳索往死当区里降着。你望了望似乎深不见底的死当区,有一丝紧张。

         刘丧检查好了你的神索,抬头看见你伸着头往下面看的样子,忍不住拍了拍你的脑袋。

         “好了,走吗?”

         “别拍我的头。”你无语地撇撇嘴,做好了准备的姿势。等刘丧也检查好后,你们俩互相看了一眼,一起跳下了死当区。



         越往下,深渊的墙壁四周就越多的木箱子。于是,下到一定深度后,绳索已经没有用了。所有人都解开绳索,只能在木箱子堆中一层层向下跳。

         你刚解开绳子检查完背包,就看到刘丧已经站在下一层,伸着手准备牵过你。

         “哟,你速度还挺快。”你忍不住笑起来,开始调戏他。  

         刘丧虽然紧紧攥着你的手,但还是翻了个白眼。


        吴邪和王胖子正拿着电筒在最前面观察下面的情况。

        “怎么又是迷雾啊?”王胖子看着下面雾蒙蒙的,都无语了。

        “我们上次来的时候,并没有这些毒气。”小白也皱起了眉头,感觉很奇怪。

         吴邪倒是不惊讶,“有人知道我们来了,后面肯定更危险。大家带好防毒面具,迅速通过。”              

        带上放毒面具后,虽然吸入毒气的可能性很小,但迷雾仍然会影响大家的视线。

        你和刘丧一前一后地慢慢往下走着,有时候甚至还需要像是攀岩一般手脚并用。


         你和刘丧正并排站在一个狭小的木箱上往下看去。

         下面的木箱子实在垒得有些崎岖不平,感觉稍微不注意就容易摔下去。你正想着怎么下去才会更安全。

        “等等,我先下。”

         刘丧用手电筒照了照路,按住了你。你点了点头,在上面用手电筒帮他照着,看着他往下爬。

        刘丧正一步步攀爬着,很平稳往下了几米。

        “…快到了快到了。”你看到刘丧落到一个较为平稳的长木箱上。

        虽然这个木箱子突兀地夹在一堆箱子中间,但确实是很好的落脚处。

        刘丧松了手缓了口气,抬头对你笑了笑。“你下来吧,我接着你。”

         “小菜一碟,来了。”你自信地活动了一下手。刘丧一脸无奈地看着你戏多的样子。


        正准备往下爬,你突然听到上面传来几声响亮的木箱破碎声。

        你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眼前忽然出现一个同行的人从斜上方掉了下来。

        他高速掉落,眨眼一瞬间冲破了刘丧所站着的箱子,连带着刘丧掉下了灰蒙蒙的死当区地底。

        你愣了几秒。

         “刘丧!!刘丧!”你一边快速地往下蹦着,一边大声的叫着刘丧,却什么回应都没听见。

         

        

        

【长篇 刘丧×你】拐走别扭猫鼬(第七十八章)

         你醒的时候,一睁眼又一次看到了在你四周忙前忙后的护士——你无奈地想着,最近怎么总是受伤呢?

        你艰难地动了一下,闻声旁边的护士惊讶地看着你:“你怎么醒的这么快?”

         你对她笑了笑没有接话,倒是转头看到了旁边病床上的王胖子。他一直趴着没有动静,看似是昏迷了。  

         你虚弱地半躺在病床上,等给王胖子换药的护士忙完,你问了问王胖子的情况。得知王胖子没什么大碍,你放心了下来。            

  

        你猛然听见敲击玻璃的声音。

        睁眼向右看,你看到病房玻璃隔层外面站着小白。她正一脸笑容地敲着玻璃看着你,显然是很高兴你醒了。

        她示意你走到玻璃隔层边跟她通过电话说话,不过你摇了摇头。你现在伤还没好,就听医生的尽量不动。

        小白貌似没想到你的伤势不好,皱着眉点了点头。

        你看到她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你知道她在给谁打电话——爆炸的时候,你的手机被摔坏了,所以现在你无法和刘丧聊天。



        “小雯!”

        吴邪不知道从哪里出现在了病房。他快步走到你的面前,看到你醒了笑得一脸灿烂,“你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你笑着,看着他完好无损的样子,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没有受伤………是胖哥?”

        吴邪的笑容些微收敛了一些,他点了点头。

        你这时候注意到他微红的眼角和还带着水珠的发丝——看来,他说不定之前躲到什么地方去哭了。

        你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他。胖爷为了保护他受伤,吴邪肯定很自责。于是你赶紧和他分析起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我觉得,我们得尽快下死当区。”你环顾着整个病房里躺着的几十个无辜的人,叹了口气,“你知道吧,你一天不下去,幕后之人就不会停止他的行动。”

        吴邪凝重地点了点头,“我知道。我不能再连累别人了,我得尽快下去。”

        “反正怎么样,我们都会陪着你的。”看着他颓废的样子,你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小三爷,你最棒!”

        再怎么复杂的心情,被这么一打岔都烟消云散了。吴邪被你这一拍吓的站了起来,有点哭笑不得。



         一站起来,吴邪就看见了玻璃隔层外面默默注视着的刘丧。

        你沿着吴邪的眼神看了过去。如你所料,刘丧泛白的脸色,冷淡的神情,都彰示着他现在并不明朗的心情。

        看到你终于注意到了他,刘丧微微上扬了一下嘴角。你看得出来他想要尽力显得轻松,但怎么看怎么别扭。

        也不知道他在外面看了多久了。

        看着你们俩沉默的对视,吴邪笑着摇了摇头,小声对你说:“你还没醒的时候,小白告诉我刘丧一直想进来陪你,不过十一仓不让他进来。”

        “……他差点和工作人员打起来,不过小白拦住了他。刚刚他不在,是第三次去求十一仓的领导了。”

        你有些震惊。刘丧一直都挺我行我素的,结果他为了进来陪你多次求人。你感觉有些愧疚。

        你突然不敢看刘丧,摩挲着盖的被子,微微低了点头整理心情。

        你听见刘丧猛地敲了一下玻璃。


        你忍着自己有点复杂的心情,立马抬头宽慰地看着他,嘴里轻轻说着:“亲爱的,我没事。”

        看刘丧并没有轻松下来,你故作狡黠地笑了笑,“你在外面好好待着,多享受几天自由吧。我出来可就随时管着你了。”

         你知道刘丧听见了,他一手摸着玻璃,也轻轻笑了出来。

         

    

          

        吴邪和十一仓的领导通过电话沟通了一下,决定等大家修整好了就立马下死当区——感染的人实在是很多,去寻找破解之法的行动刻不容缓。

        所以,你们在病房里只呆了两天,就收拾收拾带好了装备准备去死当区。

        

昨天在Harry Potter诞生地•爱丁堡


图一是伏地魔名字(Tom Marvolo Riddl)来源。

图二是JK罗琳写出哈利波特初稿的大象咖啡馆。

当时的JK罗琳在大象咖啡馆坐着写书,看到了咖啡馆外面公园里这个墓碑上的名字,就随便使用它得了Tom Marvolo Riddl作为伏地魔的名字。

这个墓碑主人肯定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的名字会以此方式闻名世界。


哈利波特出世以来,这个墓碑常年有人来祭奠,昨天我到的时候也看到了不知道谁刚送的一束鲜花。


【长篇 刘丧×你】拐走别扭猫鼬(第七十七章)

       第二天一大早。

       你刚起床,一边洗漱一边给刘丧发信息问他起来没有。小白突然跑进来通知你,“小雯姐,他们发现水下有东西,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于是你们俩赶紧收拾了一下赶了过去。

       其他人已经到了,吴邪他们正站在水边捞着那个东西。刘丧已经听到你来了,他转过头来伸手牵过你。

        “怎么样了?”你一边问着刘丧,一边踮起脚,想看看他们捞着了什么。

        “捞上来一个瓶子。”刘丧回答着你,还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哈欠。

        你这时候抬头看见他深深的黑眼圈。昨晚熬夜了?你正想问问,被一旁吴邪和王胖子的话吸引了过去。

         “水下重生之地,可解青铜的诅咒?”

         王胖子手里拿着从瓶子里抽出来的纸条,念叨着这句话,双眼咕噜一转,“贾咳子立功了嘿,我们得下水里去,我们得下水……”他说着就转身想去拿潜水服。

         “诶,等等。我觉得不对啊,贾咳子为什么用瓶子送消息来?”你觉得事有蹊跷,上前拉住了王胖子。

          “是啊,”吴邪也点了点头,“他为什么不自己来告诉我们,而是用这种方式传递消息,还说的不清不楚的。”

          “应该是个陷阱。”刘丧在一旁看着,淡淡地得出了结论。

          于是,你们虽然有点犹豫,但还是没有立马下水,决定之后再说。



          “你这黑眼圈怎么回事?”

          事情处理完了,这时候你想起来刘丧一脸困顿的样子,想问问他昨晚干什么了——刘丧的生活作息一直非常规律,睡得早起的晚,除非是必要他从来不熬夜。所以他现在的样子让你非常好奇。

         “小雯!”王胖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蹦过来拍着刘丧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是这样的,我们昨天怀疑红红中毒了,所以我们装了个摄像头看着他。咳咳,丧背儿自告奋勇替我们看了半晚上……”

         “自告奋勇?”刘丧把王胖子搭在他肩上的手抖了下去,无语地撇了他一眼。

         “胖子,”一旁的吴邪震惊地睁大了眼,突然补刀,“所以昨晚上你是让刘丧看着的?那早上我过去的时候你还困成那样。”

         王胖子摸了摸鼻子,尴尬地哈哈了几声。         

         “你要不要回去再睡会?”看刘丧精神不太好,你一边拉着他的手一边问道。

         刘丧还没说话,吴邪倒是接了话茬,“刘丧你精神不好还是回去休息一下吧,说不定晚些时候我们会去死当区,到时候需要保持状态。”

         “行。”刘丧本来想说没必要,听了这话也皱着眉点了点头。

         他紧握着你的手,对着你笑了笑。

        “那我回去睡一会,等会来找你。”

 



          你跟着王胖子去了食堂吃早餐。

          “小雯,吃什么?”王胖子扬着眉,拿出饭卡晃悠着,一副大款的样子。

          “胖哥,吃早饭的时候怎么就这么大方?”你好笑的翻了个白眼,然后看向对面的打饭阿姨,“阿姨,再拿三个包子。”

         “不是,小雯,”王胖子瞪大了眼,“你……你吃的完吗你?”

         “你自己要请我的,”你做了个鬼脸,“我多拿几个给坎肩吃,不行啊。”

          “嘿嘿,谢谢雯姐。”排在王胖子后面的坎肩探头出来,对你憨厚地笑了笑。    

          “坎肩,你是不是傻,明明是我请的客,”王胖子气得抬头纹都多了几行,“你要谢也是谢我……”

          你们几个人打好了饭,一边走向饭桌一边聊着。

           

          

          你刚坐下,还没开始吃饭,突然听到了有人在唱歌。

          “池塘里水满了,雨也停了,田边的稀泥里 到处是泥鳅……”

           “红红?”王胖子还没坐下,他惊讶地看着红顶水仙莫名高声唱着歌走了进来。

          红顶水仙不应该被在房间里,被吴邪通过摄像头看着吗?怎么来这了?你想着,觉得有些奇怪,抬头和王胖子对视了一眼。

         “天天我等着你,等着你捉泥鳅,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红顶水仙无视了所有人的注视,似乎很快乐地走到了食堂正中央。

          他停在那里,招呼大家看向他,然后开始解起了衣服扣子。

         “各位,我们也算是认识了这么多天,也算是有点缘分。出于情分,有个事情要给大家说一下……”

           “你要干嘛啊,红红!”王胖子察觉到不对劲,想叫住红顶水仙。

           “特别简单,我就是希望大家……可以死的明明白白的。”他解开了外套,双手猛地敞开——他腰上居然捆了一圈炸药!

          你赶紧放下了筷子站起来,其他人也都吓得想跑。可是红顶水仙叫停了大家,所有人都不敢再动。

           这时候吴邪突然跑进了食堂,估计是他发现红顶水仙不在了才找了过来。你庆幸了一瞬,幸好刘丧没跟来。

           “冷静点,别冲动!”吴邪想要劝服红顶水仙,但显然他根本听不进吴邪说话。

            “我看你们一个个的好怕死,”红顶水仙显然是很痛苦,他掀起了衣服——他的身上密密麻麻的全是青色的血管,显然是中毒已深——他突然泪如雨下,“你们觉得我怕死吗?其实,我也不想杀你们,但我控制不了我自己……”

            “等一下!”你看他像是想要按下爆炸键,赶紧叫着,“我可以治这个毒的,真的,你相信我,我之前就中过……”

           “行了,别说了。”红顶水仙显然不相信你,一脸的烦躁,“别骗我了。还是给大家说一声对不起,但我必须这样做。”

            “跟我去抓泥鳅……”他笑着唱了一句,下一秒按下了按钮。

            “拜拜!”



            “轰————”


            刚起床就听到食堂这边情况的刘丧本来正在往这边奔跑着。

           听见突然的爆炸声,他一个不稳差点摔倒在地上,头痛欲裂。

            “小雯………”

           赶到食堂门口的他,进门只一眼就看到里面浓烈的烟雾和侧躺在地面上不省人事的你。

           

【长篇 刘丧×你】拐走别扭猫鼬(第七十六章)

          “什么意思?”

           刘丧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他一直认为你这么开朗活泼,就像是从蜜罐中长大的孩子,家庭一定幸福和睦。

          “我家里的亲人,最亲近的也就只有我爷爷了。”你牵起他的手,叹了口气,“我爸妈走的早,我从小就是爷爷带大的。”

          “你知道的,我们家族遗传的特殊之处……”你抿了抿嘴,其实并不太想回想身体记忆里的那些场景,“有不轨之徒知道了我们血的作用,想把我掳走,我爸妈想保护我。结果当时情况太危急,不小心出车祸,我只记得………”

         你回想着,不禁皱着眉闭上了眼睛——那些血腥痛苦的记忆被原身埋藏在记忆的最深处,越往下探越难受,暂时能想起来的还只是零散的几个片段。


         刘丧猛然拉了一下你的手。

         他看到你似乎陷入那段记忆里了,有点害怕有点担心,连忙制止你说下去。

          “……小雯……我们,我们不聊这个了。”

         回忆突然被刘丧打断,你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陷进去了。

         你愣着缓缓地点了点头。

          “小雯……等我们出了十一仓,带我去见见你爷爷吧。”

          刘丧突然轻轻地笑了出来,摸了摸你的脸。 

          “啊?……好。”

          你被他的话惊讶了一瞬,然后有一丝开心地答应了。

          刘丧………都想着见家长了吗?

         你抬着头,认真地望着他,突然发现他整个人好似变得轻松了很多。            


        你们俩聊了几句,就敲了敲小白的房间门进去了。刘丧帮你铺了床,收拾了东西。等搞完这些,已经很晚了。

         “辛苦啦。这么晚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你非常满意刘丧的帮忙,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刘丧答应了,回抱着低下头亲了你几口。

         刘丧带着笑,在给你和小白说了再见后,离开了你们的房间。



         踏出房间门的那一刻,刘丧的笑容猛地淡了下来。

        他其实满脑子都是你之前说的话和当时的表情。他听到那些事,第一反应就是深深的愧疚。他不应该提的。

        他太懂你的反应了,典型的受到重大刺激后人本能的应激反应——逃避和遗忘。他真的没料到自己能听到这些。

        他虽然表面看着非常冷血,但其实经常被记忆折磨——甚至有些时候夜深人静的时候,他闭上眼面前好像全是血。

        他并不想让你用自己的故事来安慰自己,他只会觉得更加愧疚。


        刘丧突然意识到,其实心理障碍他自己可以克服的。为什么一定要小雯自揭伤疤来安慰他呢?

         他不能因为自己让小雯陷入痛苦。

         或许,早日像小雯一样,忘记过去,专注现在和期待未来或许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刘丧在走廊里一个人慢慢悠悠地一边思考一边往回走着。

        走廊上已经没什么人了。     

        突然,王胖子背着红顶水仙出现在了转角处,旁边还站着吴邪和坎肩。红顶水仙好像迷迷糊糊的,像是睡着了。

       “丧背儿,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王胖子被刘丧吓一跳。

         刘丧心情不好,没有回复王胖子——他其实听见了他们几个人走过来,所以站在原地等他们。

        刘丧倒是上前看了一下红顶水仙的状况,扭头问向了吴邪:“他怎么了?”

        “不知道,”吴邪显然也在思考这件事,“感觉……像是中了毒。先回去再看看。”

        刘丧闻言昂首,跟着他们一起走回了卧室房间。

        王胖子和坎肩把红顶水仙放回了他的床上,然后坎肩回去休息了。刘丧虽然不想管,可惜他住这,也只能坐下等着。

        “这货耷拉着脑袋那样,像不像照片里那江源?”王胖子问。





————————————————————————————

作者的话:


我一直觉得吧,一个人的心病只能自己痊愈,别人都起不到什么大作用,都只能是催化剂。

所以,当刘丧自己意识到该真正move on的时候,他的心理问题总会慢慢变好的。